下輪GameFi牛市的引爆點:一種新的Web2導流方式

一, 2023 年初的小牛市揭示的財富密碼

2023 年 1 月 1 日,BTC 的價格還在 16500 U,截止撰寫本文的 2 月 6 日,BTC 的價格是在 23000 U 左右,一個月出頭漲幅 40% 。

小陽春的行情帶動了久違的版塊輪動,去年熊市下的新公鏈 Aptos 被韓國炒幣敢死隊一頓猛衝猛打,直接從底部的 3 U 拉了快 7 倍,最高到了 20.4 U,瞭解 Aptos 生態的朋友們都知道,目前還是一條超級不活躍的鏈,但是不要緊,風口來了別說豬能飛到空中,就連 Aptos 這種蔫蔫的大象都能自由翱翔,不過據說它身上綁著一根細線不斷的向上提拉,細線的另外一頭握在雲端裡的一個趙姓大神的手中(此為八卦,細節不表)。

再看看輪動的版塊中,漲幅最高的就是 AI 版塊,龍頭 AGIX 直接拉了十倍,我們請教過資深科學家,AGIX 還沒有實際的應用出來,還處在 PPT 階段,和 ChatGPT 完全不在一個量級。但是不影響 AI 作為一個新的版塊飛向月球。

發現沒有,這次小牛市還是驗證了一個公理:幣圈炒新不炒舊。Aptos 是新公鏈,AI 是前兩輪牛市都沒有啟動的新版塊。這應該就是大家在 2023 年緊緊盯住的最重點:什麼樣的專案存在符合邏輯的新概念?

二,如何挖掘符合邏輯的新專案

這裡要明確下,不是有新奇的點子或概念就無腦衝的,比如如果有個專案白皮書說,他們正在研發一種利用腦電波做量子糾纏去展示資訊的瞬時性,然後儲存在一個可以連結去中心化網路的奈米晶片裡,可以植入在大腦中。新是非常新穎了,不過你會信嗎?

新概念還是要符合時代發展的節奏和邏輯的,那麼怎麼去發掘呢?眉毛鬍子一把抓,沒有方法論會讓自己疲於奔命的,幣圈一天人間一年,總覺的時間不夠用,錯過了一個專案看著別人賺大發了又會很崩潰。前幾天看了一篇不錯的文章說抓專案應該用“點 線 面”的模式,抓住一兩個面開始分析就好了。個人非常認同,畢竟大多數的投資者資金量並沒有大到需要覆蓋 WEB3 的全賽道,需要建立一個完整的 Portfolio 的量級。主要抓住一個面,分析到線,最後到點入手,在這個點上賺到漲幅不錯的利潤就好了啊。比如 2021 年的牛市,面上分析要有新公鏈出來;線上分析得有新鮮的模式,大的資金和 CX 的社羣;點上分析 Solana:模式創新 POH,大的資金有 FTX 爆炸頭支援,OK 了,直接重倉上吧,其他山寨毛毛倉就好,最後百倍收益可以到手。當然這是事後諸葛亮,不過這種分析方法應該是有效的。

回到大家最關心的話題,下輪牛市應該重點關注的面是在哪裡?剛才說了,能找到符合邏輯的新概念是最好的,不是說公鏈,DEFI,NFT,Gamefi 還有元宇宙等老版塊沒有機會,而是新的概念出百倍專案的機率更大。

我是一直關注在“WBE 2 到 WEB3 引流”這個版塊的,拍個腦袋說:下一輪牛市的敘事展開大機率是要落在如何構建 WEB2.5 的生態模組上,需要建立通達的路徑能引入更多的 WEB2 的新玩家(新韭菜)。昨天看的一篇文章從資料上分析這次的小牛市還是存量資金啟動,但是沒有大量新資金入場,這樣是構不成真正的牛市的。

好了,如果說從面上分析,我們重點關注“WBE 2 到 WEB3 引流”這個版塊,那如何從線上去進一步剖析呢?WEB2 到 WEB3 目前的難點在於兩塊:

  1. 基礎建設不達標,WEB2 使用者進入的門檻太高;
  2. 除了打金暴富外,WEB2 的使用者沒有進入 WEB3 的源動力。所以我們線上分析就從這兩方面展開。

其一,基礎建設是永恆的難題,需要巨量的資金還是神級別的團隊,直接一個最有可能做成 WEB2.5 的專案:Twitter。本身就是加密圈頂流的馬斯克的收購,大量的 WEB3 er 聚集地,在 WEB2 世界的無與倫比的傳播力度。如果 Twitter 出了自己的代幣和錢包,還有後續的資訊儲存網路,大量的 WEB2 玩家就能基本無縫對接 WEB3。相關的新專案應該沒看到,但是概念相關的一些老專案比如 Mask 就上躥下跳,動輒 4-5 倍的振幅。

其二,WEB2 的玩家為啥要進入 WEB3 呢?“能玩的能用的在 WEB2 都有了,別扯那些去中心化的概念,絲滑的體驗和優質的服務才是排在使用者投票板的前兩位,等什麼時候 WEB3 的產品在體驗和服務上達到了同樣的水平,我再考慮去中心化等加分項吧。”這應該是絕大部分使用者的真實想法。然後前兩年大部分 WEB3 專案就想出了“打金暴富”引流的方式,結果證明了財政部短時間內不斷印鈔票給老百姓花的方法不持久,中本聰都帶頭反對的,死亡螺旋就在前方路口向你揮手。其實還有一種方式是得到了更成功的驗證的,就是靠偶像效應靠真實 IP 引流,這是我們本文重點要分析的。

大家不要忘了 2021 年初開始的上一輪牛市的引爆點,就是 NFT。NFT 在那時沒有現在的那麼多花頭,沒有什麼 PFP,沒有什麼鏈遊效用 NFT,就是一個能幫助藝術家和明星公開透明的賺更多錢的新模式而已。大家回憶下這則新聞: 2021 年 3 月 11 日,在佳士得拍賣會上,著名的數字藝術家 Mike Winklemann 創造了一項紀錄,他的單幅作品《Everydays–The First 5000 Days》以 6, 930 萬美元的價格售出。因此,這是有記錄以來最昂貴的 NFT 拍賣 Beeple 作品。

再回憶下當時炒飛到天上去的《NBA Top Shot》,多少 WEB2 的 NBA 粉絲入場。

這種引流方式是健康的可持續的:第一步:藝術家,明星和創作者們天生有把作品做成 NFT 的衝動,熱度和流通可以迅速變現,這是符合這類群體根本利益訴求的。所以他們和 NFT,和透明公開的區塊鏈合約,天生就是好基友;

第二步:他們帶動了粉絲進入 WEB3:支援下你家哥哥,就去收藏一個 NFT 吧,就加入 DAO 的社羣為哥哥投票吧。粉絲們的狂熱為了哥哥們死都可以,還沒有動力去安裝個小狐狸錢包?

其實這種模式在 WEB2 裡也不新奇,就是私域流量。

三,靠 IP 引流模式的三個發展階段

第一階段:影象階段。使用者對於不同領域 IP 的接受快慢是和人體構造相關的,為什麼影象類 NFT 會先在 WEB3 裡火起來呢?因為靠眼睛視覺的接觸是最快的,眼睛是心靈的窗戶,透過眼睛捕捉到的圖案和色彩資訊反饋到大腦是最快的,“眼球經濟”就是這麼來的。所以 Beeple 的畫,Punks,還有無聊猿等小圖片才會在上輪牛市領跑了 NFT 市場。

第二階段:音樂階段。眼睛之後是耳朵,靠聽優美的音樂也能獲得爽感和享受,這類作品也有很好的 IP 傳播基礎。A 16 Z 佈局的 Audio 很早就在做這塊的嘗試,但是他是以社交為主導;這兩年也有一些傳統唱片公司在把一些新歌做成音樂類 NFT,但還是以傳統的方法去運營,效果不好。去年在熊市起了兩個音樂類 WEB3 專案 Melody 和 MMMM,Melody 很快就銷聲匿跡了,MMMM 目前還在 Build,看看能否堅持到牛市到來,如果到時能打造出以歌曲 IP 和社交為主的產品模型,別說去月球了,直接飛到半人馬座星系都有可能。期待這類產品能儘快破圈。

第三階段:文字階段。再之後就是文字作品了,這個是最慢傳導到大腦神經元的,因為是要經過眼睛 大腦兩個主要器官分析後,才能找到文采或內容賦予到人的爽感。因為對大腦的刺激不如前兩個階段的眼睛和耳朵那麼直接,所以 WEB3 對這個階段的開發才剛剛開始,但是潛力也是最大的。文字是幾千年來人類文明精華的最好儲存方式,也是傳播量最廣的,長尾效應最長的。一部好書 IP 可以流傳好幾十年,而且越來越火,比如《三體》,大劉寫於 2006 年,這十幾年越來越火,現在連央視都在播《三體》的電視連續劇了,而你能說的出哪一張十幾年前的圖片依然讓你能爽起來嗎(除了小黃圖)?

文字作品的潛力在 WEB2 裡已經被驗證過了,曾經的首富陳天橋的盛大集團於 2008 年創辦了盛大文學,一路買買買,起點中文網,榕樹下,晉江文學城等都收集在其名下,一度佔有了中文原創作品 70% 的份額,成為了一傢俱有“網際網路基因”的民營圖書出版公司,是網際網路改變傳統出版社行業的經典案例。

到了 2015 年,財大氣粗的騰訊直接收了盛大文學,和騰訊原有的文學板塊合併,就成為了現在的巨無霸“閱文集團”,過了兩年就到香港上市了。大家看看他擁有的 IP 吧:《斗羅大陸》《鬼吹燈》《盜墓筆記》《琅琊榜》《全職高手》《慶餘年》《贅婿》等等。2021 年和 2022 年的年收入都是 85 億左右。

可惜危機已經出現了,曾經夢想著顛覆傳統出版社壟斷的屠龍少年,已經黑化成了一條更龐大的惡龍。類似閱文集團這樣的 WEB2 文娛公司,已經壟斷了市場上大部分的資源,這時他左手壓榨原創作者們,右手不斷的從讀者和粉絲收取偏高的費用。目前除了那幾十個頂流的作者,如唐家三少,西紅柿,貓膩等,絕大多數的創作者們活的是很艱辛的,完全沒有和閱文集團議價的能力:商業條件不接受?好吧,哪怕你作品再好,我們就力推其他人的小說了。更可怕的是後續會產生利用權力尋租的誘惑。

好在 WEB3 的浪潮開始了,既然十幾年前 WEB2 出版商可以革了傳統出版社的命,為什麼 WEB3 的文字 IP 類專案不能革掉 WEB2 出版商的命?星星之火,可以燎原啊!

四,如何打造文字類 IP 的 WEB3 產品?

閱文集團號稱顛覆了傳統出版社,其實就是做了三件事:

1. 把原來的實體書變成了網際網路文字;

2. 基於網際網路資料的透明,可以和作者進行業績對賭(根據投票和點選量分成);

3. 把作品嵌入大文娛的版塊,後續有可能改變成影視和遊戲。

而 WEB3 的文字類 IP 產品可以更加進化:

  1. 定位成一個平臺,不給自己“從屠龍少年變成惡龍”的機會。閱文集團是一個公司,是有著挑選作品和推廣作品的權力的,是一箇中心化的機構。WEB3 可以引入 DAO 的方式,作品好壞,如何推廣都由 DAO 社羣成員來決策,粉絲最大。日常工作人員是給 DAO 社羣打工的。用一句話說:WEB3 的文字 IP 類產品應該只是一個平臺,連結起創作者和粉絲,而不存在閱文集團這種中間商賺差價。平臺的收入應該只來自於兩塊:和創作者談好的收入分成,以及作品本身價值增長後的投資收入。
  2. 對於創作者而言,每個作品上到 WEB3 的平臺都可以看成一支股票上市了,平臺發行對應作品的 NFT 和 token 就是通證,把版權注入到 NFT 和 token 裡。最簡單的模型就是:原來計劃發行 10 萬本實體書,現在就發 10 萬個 NFT,只有持有 NFT 的粉絲才能閱讀;後續更新就要用 token 支付才能看到新篇章;看完了可以把 NFT 賣掉,讓新粉絲入場。創作者所有的收入(銷售和版稅)都寫好鎖定在區塊鏈的程式碼裡,合約自動執行,不用擔心資料被篡改。
  3. 對於粉絲而言,除了是讀者,身份多了一層:投資者。我們之前看實體書或者網文,唯一的身份就是讀者,需要花錢消費的,哪怕看到一本書,覺得特別好,你也沒法為自己的超前眼光而獲得財富收益。而在 WEB3 不一樣了,上到一個 IP 平臺的作品你覺得好,買 NFT 或對應的 token 啊,想看的人多了肯定能漲價啊。這樣十幾年前你看到了《三體 1 》被震撼過後,就不只是向同學或同事推薦一下了事了,買它的 NFT 啊!一起成長一起賺錢不香嗎?

五,文字類 IP 的 WEB3 案例:Read 2 N

Read 2 N 這個專案在去年就關注到了,作為一個資深的讀者,當時嗤之以鼻:又一個 StepN 的仿盤吧,我看書還要靠打金來激勵嗎?簡直是有辱斯文!這是被專案名字“Read to Earn”誤導了。

春節期間無聊開始研究專案,發現不是那麼回事,Read 2 N 的實質是:建立一個可以投資優秀文字 IP 的交易平臺!簡單理解就是:去中心化的優秀文字作品的孵化器 交易文字作品 NFT 的 opensea。

Read 2 N 的核心邏輯和我上一部分講的思路基本類似,但是它做的更好的是在以下幾點:

  1. 給每本書建立了一個 DAO,同時創作者把作品的版權賦給了這個 DAO,再由 DAO 發行 NFT,作為版權證券化的通證。有了 NFT 才能看書,發行數量有限,截止目前 NFT 是 Freemint 的。NFT 持有者還能享受到專案收入的一部分,代表了版權收入的部分體現。
  2. 專案方收取商城所有交易額的 6% 作為專案第一部分收入,同時提取書本租賃收入的 30% 作為第二部分收入。簡單理解就是靠抽水獲得收入的。和大部分的專案依靠賣 NFT 和賣代幣對比,收入來源健康。
  3. 創作者把作品版權賦予給了 DAO 後,獲得專案方兩部分收入的【 30% 】。這意味著此版權的相關產品交易的越多,租賃看書的人越多,創作者的收入越高。從社羣和 AMA 瞭解到,作品上線 15 天,創作者可以獲得平均 2-3 個 BNB 的收入,就是 600-1000 美元左右,而且收入每天都在增加。
  4. 專案方把剩餘的【 70% 】收入繼續細分:NFT 持有者和社羣忠實使用者分一部分;治理代幣 WCM 持有者分一部分;專案團隊的成本、費用和利潤是最後一部分。
  5. 作為粉絲來說,想看某本書可以透過幾個渠道: 1. 透過白名單抽獎獲得 NFT 看書;2. 直接去商城買這本書的 NFT 去看書;3 透過支付每天租金看書。目前看書是給子幣 RCM 的,而子幣在 2022 年 12 月 15 日上線,從開始的 0.4 U 漲到了 3 U,導致了 NFT 和白名單 WL 價格也一路上揚到 4 BNB 左右。所以粉絲又是投資者,如果看好那一本書,就是買 NFT,一邊打金,一邊等待 NFT 的價格上漲。如果一開始的熱度過了,大家都挖提賣 RCM,RCM 價格跌了,導致 NFT 價格也跌了,怎麼辦?這是必經的一個過程:開始靠 CX 積累熱度,FOMO 之後的退潮就知道誰在裸遊了。如果一本書確實優秀,有真實的讀者想看,那 NFT 就會有底層價值支撐,不會歸零。 Read 2 N 的 NFT 是代表了這本書 IP 的一部分,這和 StepN 的鞋子 NFT 不一樣。在整體市場迴歸理性後,就會出現有的書 NFT 價值很高,有的書 NFT 價值很低,就和證券交易所裡的股票一樣的,有藍籌也有 ST,價值就交給投資者自己去判斷。而最妙的就是價值這個東西是各有判斷的,沒有恆定的標準,這就會出現交易,交易多了,專案團隊和創作者就能賺錢了。另外要提到的對於一本書的判斷基於它的內容就足夠了,而對於一支股票的判斷是會被各種虛假訊息和惡意操作左右的。應該說文字作品更加符合 WEB3 的公開透明的特性。
  6. 目前上線的二十多本書的作者中,還出現了知名網文作者“霧滿攔江”和“羅森”,霧滿攔江就是早年天涯煮酒裡的老霧,算是中國最早的一批網文作者;羅森嘛,風情小說比如《風姿物語》瞭解下?哈哈哈。專案方團隊看來還是有些資源和能力的。

總結下 Read 2 N 這個專案的本質吧:它可以打金,但打金只是表面現象,它更多的是把打金引流和文字 IP 的價值判斷結合在一起,鼓勵平臺上的使用者對好的作品下注和交易,就和買股票是一樣,所以說它是文字版權 IP 的 Opensea。

可以推測,Read 2 N 平臺上的使用者畫像更偏向於投資者而非讀者,透過投資者們的互相博弈和交易,找到真實的藍籌作品,然後嘛…去找閱文集團等 WEB2 的出版集團:你看我們這裡有個作品,資料是這樣的,推出後一定能火,我們要不要合作下?這樣,Read 2 N 就成為優秀文字作品的孵化器。

再說說目前 Read 2 N 存在的一些問題吧:

  1. 目前上架的二十多本書中,大部分都能在其他線上閱讀平臺找到同樣的內容,就是說如果讀者真想讀內容,沒有必要花這麼多錢去買 NFT 才能去讀,所以得到結論目前活躍的使用者還是純投資為主,這也沒毛病,WEB3 專案哪個一開始不靠 CX 和價格創造熱度的?重點是專案什麼時候可以進化到第二階段,用好內容吸引到既想看這本書又想順道投資的使用者進來,同時是否可以和創作者談一個短時間內內容首發在 Read 2 N 的條款,確保擁有 IP 的 Read 2 N 可以有和其他平臺不一樣的特色。做好第二階段,再去勾引那些大的 WEB2 出版平臺來合作,這是第三階段了。
  2. 用長期上看,投資者們以作品為標的進行買賣 NFT 的行為,不是龐氏經濟模型的思路,是個很好的價值博弈的長期模型。但是目前透過拉子幣價格,同時反向影響到 NFT 和白單價格,這還是一種龐氏模型的思路。前期的龐氏模型,如何在合適的時機進化成博弈模型,這需要保持觀察。
  3. 還有就是 WEB2 到 WEB3 的 IP 類產品的通病:如果創作者做惡,先把 IP 轉給了 DAO(目前用的是 CC 0 網路協議),然後火了後一女二嫁,再把 IP 賣給 WEB2 的閱文集團,DAO 是很難拿著 CC 0 協議去現實的法院裡起訴創作者的。

關於 Read 2 N 這個案例的攻略大家可以到專案的 DC 社羣去看看,這裡不多贅述了。

六,總結

新的敘事版塊一直是每輪牛市領漲的爆點,本文看好如何把 WEB2 使用者導流進 WEB3 的版塊,基礎建設可能會出現在 Twitter 這樣的大傢伙上,而導流的源動力可以採用 IP 導流法,和打金導流法互補。

WEB3 專案的 IP 導流包括了美術類 IP,音樂類 IP 和文字類 IP,藝術家和創作者從分潤的角度是樂意去助推的。美術類 IP 在上輪牛市已經開始啟動了,音樂和文字還處於早期。

文字類 IP 類的 WEB3 模型最大的特點就是先把部分粉絲讀者變成了投資者,作品成為了類似股票的一樣證券化產品,可以幫助創作者提前變現。而案例中的 Read 2 N 其實是一個去中心化的優秀文字作品的孵化器 交易文字作品 NFT 的 opensea,不是簡單的看書打金的鏈遊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